Swindler

这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人间无喜剧,我从无欢愉。

Greed

因他贪婪的罪孽,我就发怒打击他;我向他掩面发怒,他却仍然随心背道。
——以赛亚书57:17-21
你是我一生渴求而永不满足的贪婪。

“我的孩子,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么”
“神父,我向你忏悔,因为我的贪婪,因为她”
“她?她是什么样的?”
“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温柔?什么样的温柔?”

我看到这么一段话:
温柔的人大多都是这样诞生的,他们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后,决定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这份血淋淋的体贴,人们称它为“温柔”。
所以,她是个温柔的人啊。
她不仅仅是那份血淋淋的体贴。夹杂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悲痛,深入骨髓。还有尖锐而又隐秘的绝情,在一点点地刺入。毫无声息的,被一点点蚕食殆尽。

“...

傻子。
如果说,你身处在一群人的世界之中却感觉永远也融入不进去就是孤独的话,我想, 那这份孤独可能陪着他过了二十年。
在所有人眼里,即便是在被欺负的他努力讨好 ,被打了也还在笑的样子其实就是在看一个傻子。
那个样子,真的很丑 。
“不是说我不喜欢狗,或者在贬低狗。但是那个样子真的很像一条摇着尾巴,低头谄媚的狗。
所以,比起狗狗,我还是喜欢猫。
只是没有猫会喜欢我罢了… ”

小时候他的家住在上的小学旁边,只用一个铁栏杆挡住。每次写完作业都会钻过铁栏杆去操场玩。
当时的操场还是 一片没有草坪的沙地。
每次踩上去身上就是一层灰。
他已经想不起来,那时的他是几岁。
他站在沙地旁边,看着十多个小男孩在踢皮球。
即便很近,...

一边妄想幸福,一边又舍不得放下痛苦
每天清醒的沉沦在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世界里。


王尔德说:“男女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就像是亮着天,他们却闭着眼,互相依靠拥抱,凭着模糊的感觉去寻找记忆中的美好。
“如果你喜欢我,那你就来尝尝我的自私,贪婪与恶毒。在那之后,我再给你我全部的好。”
会有人害怕,会恐惧,会怀疑。
我爱的是ta,还是ta表现的样子。
害怕了解之后,会失去,会分离。
“然而,不要害怕彼此了解之后,就会失去爱。因为时间自会给你答案,在此之前,把走近你生命、触碰你灵魂的每一个伴侣,都当作对的人好好去爱。时间会为你冲走疏淡的、虚伪的,留下热切的、真挚的,带来真正适合你的。”

“你别想了,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那你说,有哪些是可能的?”
“那你说说你想了什么?”
“一切。”...


“我恋爱了”
“谁”
“一个姑娘”
我想,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答案了。
我不能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或语句来形容她,
说起来,她和所有人一样,但又是如此不同。
她的声音,她的行为,她发梢散发的气息,就像只看似乖巧的猫,当你想要去触摸的时候她又巧妙的避开,一举一动都化为了她的武器,一下又一下挠在你的心上,令人沮丧,又无时不刻不在着迷。
你听说过平行宇宙理论么?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宇宙中最为不同的个体,
所有人都渺小的化为尘埃在这浩瀚宇宙中相互独立,相互依靠和拉扯,在亿万人之中寻找一个与自己相似的灵魂。
所以说,我无法描述,
她是心中难以分享的喜悦与秘密。
她是你。

这辈子最讨厌起标题所以就叫雨天好了!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居然会害怕下雨。那种晴天霹雳,万里无云的时候突然一声闷雷惊响,然后噼里啪啦下起的暴雨。
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很少下雨。
一年四季,除了干燥的空气,还有阳春四月肆虐的沙尘暴。
在印象里对雨没有什么印象,一直以来都是以为雨所带来的感觉都是细软缠绵的。
小时候现实里接触的雨,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小打小闹,一阵风吹过,然后携带着尘埃和沙粒的雨滴,落在衣服上就是一个个泥点子。
即便如此,对于小时候的我,依旧是玩的不亦乐乎。
每次湿着头发浑身衣服沾满泥印跑回家都免不了一顿训斥,甚至是毒打。
后来才知道,他们不是担心我会被淋湿,会感冒。
而是看着我像是个小傻子一样,每次下雨都要跑出去淋雨,然后灰头土脸的跑回来...

“你现在给我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挣开双眼,看见了父亲愤怒的神情,还有身上已经起皱的深色Blazer。
“呵,这次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我眯着眼朝着他笑了笑。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要不是查到信用卡的账单,鬼知道你会在什么地方。”
我撇过头,看见床头的电子表闪着微弱的光。房间里一片昏暗,窗外依旧是一片浓烈的黑色。
“这才四点,我们现在就要回去?”
“你现在跟我回学校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惹下了多大的麻烦,克莱尔小姐跟我说……”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跟你回那个全都是讨厌小丫头的鬼地方。
我一边说着一边不耐烦的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浴室里雾气缭绕,被打湿的头发披落在肩,黏稠。我将镜子上的雾气用手抹去,站在镜子前久...

sweetbitter

相比于糖和巧克力
多数人会优先择糖
因为糖是甜的
因为多数人都期待着生活中会有如糖一般美好的事物出现或者存在,不然每天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带着好运越过龙门的锦鲤
但是糖和童话其实是另一种变相的自我欺骗,生活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小孩子的自我满足,也仅仅依靠这两个。
所以他们从来吃不出巧克力里面可可融化后树木的干燥气息。
因为生活本来就是枯燥苦涩的。
所以适当的,像喜欢甜一样去喜欢苦
即便每次吃巧克力都会难过的让我想哭
但是我还是喜欢它
就像你一样

与其空虚我宁愿选择悲伤,
不过我总是得选择空虚。

每到这个时候,如果还没有睡着。
那便又是一个清醒的黑夜。
每个人都是纠结体质,总是不断地自相矛盾。
如果这是种病,那么我可能已经到了病症晚期。
无药可救的那种境地。
脑海里不停地迸发出稀奇古怪的想法,
思想拉扯着神经,血液在体内流动循环,一次次冲击着心脏,使其不停跳动。
灵魂飘出体外,游荡一圈,又慢腾腾的坠入体中。
眼前的黑暗慢慢放大,又缩小。
从脑子里传出嗡嗡声,又消失。
清晰感觉到心脏微弱的跳动。嘭,嘭。
在那么一瞬间,回顾了人生之前的所有经历,幻想了之后的种种未来。
在后悔当时的选择,还没释怀过去的遗憾时,又看见了种种可能,不确定的未来。
面前的景像越来越清晰,隐...


在车上,我遇到了一个很像她的女孩。
我的直觉告诉我说她不是,
可当看着她的眼神
眉眼轻弯
那一下又激起无数涟漪,荡起许多回忆。

有一个很像你的女孩,
她…
“XX站到了,请下车”
女孩笑了一下,“谢谢”
转身走下了车

看着渐渐模糊的背影,才想起来
我应该先要联系方式的…

© Swind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