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人总是夜夜矫情,等白天来临才发觉自己像个神经病

他言不由衷,词不达意,字不成书,话不成句。
最后从牙缝里蹦出“算了” 两字,便是他最后与这世界达成的协议。
总有人说,他是个温柔的人。
温柔,温柔就是种变相的残忍。
这世界是温柔的,人们也都是温柔的。
温柔到 一点点把他吞食干净。
他看着那个庸俗怯懦已经枯萎平瘪的自己,酸楚和悔意刹那间跃出心头,涌上眼眶。
他慌张着四顾周围,发现空无一人才敢蹲下来,就连哭泣都不敢大声,一点一点用口腔用力的缓慢喘气。
平复过后,他站起身握紧了双手,盯着那个呲牙咧嘴面目丑陋的自己,被温柔切割成边边角角。
他最后还是松开了手,转身走去。
“…算了”

微风style:

秋天已经来到,关于夏天的记忆还在

孙悟空面无表情的盘坐在树干上看着日落。
小猴子往树上爬的时候一不留神滑了下,从树上掉下去的那一刻被孙悟空的尾巴给捞了起来。
“嘶…上个树都能掉下去,真是丢我老孙的脸。”孙悟空脸上一脸不屑,手却从袖里拿出了个桃子抛给小猴子,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
小猴子抱着桃子乖乖的坐在孙悟空的旁边学着他的样子看向远方,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夕阳带着潮红的云霞一点点落下。
小猴子看看夕阳,又偷偷抬头看看孙悟空,欲言又止…最后自己闷闷不乐的用爪子抠着桃子。
“师父想要你跟他去长安是吧?” 孙悟空看着晚霞即将落尽,突然轻声问到。
小猴子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手中的桃给掉落了下去。小猴子看着孙悟空,想要解释什么却...

唐僧蹲在小猴子面前,
把头上的毗卢帽戴在它的头上。帽子很大,小猴子双手撑着帽子,抬头看着唐僧。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长安是什么样子么?长安很大,很美,比我们去过的宝象国,乌鸡国还要大。那里还有你想要吃的糖葫芦。跟我回长安,好不好?”
小猴子听完,低下了头,莲花般的毗卢帽彻底盖住了它的小脑袋。双手扯着帽子垂下的两根飘带,一句话也没说。
唐僧也不着急,用手轻轻的抬住帽檐 ,默默的蹲在小猴子的面前。

成年人的生活里除了长胖容易,其他都不易。
我的生活里连长胖都不容易,毕竟饭都吃不起。

很久之后,
你也可以很好的去一个人努力生活。
一个人独自面对着庞大的世界,抗争着无常的命运,在时间的泥沼里挣扎着不沉沦。
逐渐的可以暗自掩藏着自己的情绪,悄然的融入人群。
也只有自己知道。那份坦然的表面下是一副怎样的空乏皮囊。
原先觉得自己应该会是个有趣的灵魂。
现在忽然发觉,那些有趣的灵魂一定不会如自己一般。
别人看山是山,看海是海。
看这世上一切繁花,看世间所有的山河星辰。
而你却看不到,你只看见了一个单薄孤立的自己。
看的是繁花尽头,看的是星辰坠落。
拆桐花烂漫,桐花开时的绚丽烂漫你没看见。
你却不晓此意,却言花名拆桐,开了又拆。
一片繁花落地。
倾城。尽寻胜处。人们纷纷向往喧景,
你偏固执的非要走向荒静。
画堂春酲,...

人总是在爱情里显得卑微才会感觉存在
就像在寒冬里一点火星都会觉得温暖
然后在自我的世界里把自己感动的痛哭流涕,后面就会发现其实连说句早安晚安都会显得空洞无力。
你看所有人不都是是无聊无趣枯燥乏味的苍白皮囊,这世间哪来那么多有趣灵魂?
没有信仰的人没有依靠也无所依赖,然后大抵上都是庸碌苟活于世,觉得此生悲壮不已,自我感动自我慰藉,然后觉得自我的杰出悲剧实际而言就是个戏谑的闹剧。
恰好你什么都不说刚好而对方词也不达意,所以怕是所有的情话都没有了目的地,你们所谓的故事也没有了未完待续。

把一见到喜欢的人就不自觉摇摇晃晃的尾巴藏起,要像大人一样把所有的喜欢和爱意都能埋在心底。
所有的早安都放在清晨里,所有的晚安...

睡美人可能会一直沉睡,美人鱼终会成泡影。
白雪公主逃不掉恶毒的皇后,灰姑娘没机会穿上水晶鞋。
夜莺的玫瑰被车轮碾压而过,小王子的花被遗忘在b612,驯服的狐狸一直在等待。
中秋的月亮也没有多圆。
每个童话里都有悲伤,就像这世上哪有爱。
现实就是现实,别太理想,别太幼稚。
好好睡一觉,做个好梦。
晚安

所有人都在说中秋快乐,只有我一个觉得月亮圆的很孤独

© 拆桐 | Powered by LOFTER